骚妇嫖鸭。

生活在小城市的翠红,利用出差的机会,去看望她的老同学金凤。 电话联系好之后,翠红和金凤在相约的酒店见面了。 翠红和金凤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十五、六年没有见面了。 两个人互相打量着。 翠红看着金凤,只见金凤穿着非常的华贵性感。 翠红说: 「凤儿,你比以前可变多了。 」 金凤说: 「是不是变得很老了。 」 翠红说: 「不是,是比以前更漂亮了。 」 金凤笑了笑说: 「你也不差,还依然的年轻, 依然的美丽啊。 」 翠红问: 「怎么样你现在过得很好吧, 你的老公是不是很钱啊。 」 金凤说: 「嗯,我的前夫很有钱,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我的老公了不过我生活得还不错。 」 详谈之下才知道,金凤已经离婚了,前夫留给她一笔钱, 就跟一个更年轻漂亮的女人跑了。 翠红也跟金凤谈了自己的情况。 翠红的老公是个本分人,没有多大本事,但也很安分, 很令人放心。 话题有些沈闷, 金凤说: 「别谈这些了, 这几年我过得还不错我也很能赚钱的,精神是也很独立, 我不需要男人除了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犯骚劲的时候, 说来真她妈的怪女人这东西有时还真贱,非得让男人的鸡巴捅, 才能开心。 」 金凤嘴里的粗话让翠红有些不适应。 金凤看出来了, 就说: 「我现在做生意, 跟那些男人学得什么话都说,什么事都干。 」 翠红心理也理解金凤,她自己也有这种感觉, 女人的骚劲上来之后真的非得让男人骑上蹂躏一番才能过劲的, 金凤没有了男人日子过得不管怎么说都是有些苦。 两个人聊着聊着酒就喝得有点多了。 酒足饭饱之后,金凤拉着翠红上了她的车说是要带翠红去享受享受。 很快车开到一女子休闲会馆的门口。 下了车,金凤拉着翠红就走了进去。 进了门, 金凤对着吧台的服务生说: 「叫大伟和志涛来。 」 服务生说: 「志涛马上就可以到, 大伟可能正忙呢。 」 金凤说: 「告诉她,就说她干妈来了。 」 说完就拉着翠红进了一间包房。 金凤对翠红说: 「你在这间,让志涛好好伺候伺候你。 」 翠红赶紧问: 「这要干什么呀」 金凤说: 「今天晚上志涛我就给你包下了, 你让他干什么都行的很帅的一个小伙子,好好享受吧。 」 翠红说: 「不行啊,我害怕,我可不做。 」 金凤说: 「你要是放不开,你就让他帮你按摩, 别做别的了。 你太保守了。 」 翠红说: 「我和他单独在这里,不行, 我害怕。 」 金凤笑了说: 「那好吧,咱们在一个大房间吧。 」 这时志涛正好进来了。 金凤说: 「志涛啊,去换一间大的包房。 」 志涛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很快包房换好了,里面有两张大床,金凤一下子就躺在里面的一张大床上, 对志涛说: 「涛啊好好给那位姐姐按摩。 」 翠红看了看志涛,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 就说: 「他应该给我叫阿姨才对我都快四十了。 」 金凤说: 「随便你,我其实也是让他们给我叫阿姨的。 志涛和大伟跟我很熟的,现在都叫我干妈。 」 志涛笑了笑对翠红说: 「阿姨,您躺好, 我开始给你按摩了。 」 说着动手脱下翠红的高根鞋,在翠红的脚上揉了起来。 这时大伟进来了。 大伟的年龄跟志涛差不多。 大伟进来之后就对金凤说: 「干妈来了。 」 金凤说: 「你又去给哪个骚货服务去了」 大伟说: 「也是一个熟客, 听说你来了我就让别人陪她了。 」 金凤在大伟的脸上掐了一把说: 「好孩子, 来给我好好按摩一下吧。 」 这时的翠红正趴在床上,志涛在她的腿上按摩着。 翠红歪过头看着另一张床上的金凤。 金凤正在让大伟给她脱丝袜呢。 一只脚已经脱下来了,大伟正往下脱另一只脚的, 金凤擡起已经光着的白白的脚丫踢着大伟的下身 嘴里说着: 「现在就硬成这样了。 」 大伟说: 「我一看见干妈你,就来劲了。 」 金凤说: 「不是让你刚才服务那个骚货给弄的吧。 」 大伟笑着说: 「怎么会是她呢。 」 说话间金凤已经被大伟脱光了。 金凤仰在那儿享受着,大伟在卖力的按摩着她的双腿。 翠红被志涛按得也很舒服, 心里想: 「还真别说, 这事儿还真的挺舒坦。 」 翠红突然看到大伟的手伸到金凤的两腿之间, 而且很专注的在那里弄着。 这时金凤侧过头来看到翠红正在看她就说: 「大伟在给我做阴部的按摩, 很保养的。 啊,好舒服,大伟再用点力。 」 大伟应了一声说: 「好的。 」 翠红还在惊诧于金凤的那个地方怎么让人按摩的时候, 就听金凤说: 「大伟来吧,别整这痒痒的事了, 干妈的里面痒得不行了快咱们来吧。 」 说着就把大伟推倒在床上,顺手把大伟的大短裤拉下来, 露出大伟向上挺立着的大鸡巴。 翠红瞪大了眼睛看着,只见金凤蹲在大伟的身上, 用手扶住大伟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屄,往下一坐, 把整根鸡巴都收进去然后开始快速的上下颠着, 奶子在胸前剧烈的抖动着。 金凤的嘴里不停的呻吟着: 「啊,啊, 舒服啊我的好孩子,使劲向上顶。 」 翠红心想: 「金凤这是肏男人,而不是男人肏她。 」 翠红的下身也不自觉的流出好多的淫液。 这时翠红感觉志涛的手按在了自己的阴蒂上, 在轻轻的揉着那种麻麻的痒痒的感觉使她无力抗拒, 任由着志涛摸着她那个只被自己老公摸过的小屄儿。 这时金凤的动作更加的勐烈,她和大伟两个人的下体激烈的撞击, 发出啪啪的响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金凤又趴在大伟的身上,晃动着自己的大屁股, 大伟的手扶在她的腰部下身不断的向上顶着。 金凤则贪婪的亲吻着大伟。 大伟说: 「来吧,干妈,让在我在上面伺候你吧。 」 金凤说: 「嗯,真的有点累了,干这活, 老娘们就是不行。 」 说着,从大伟的身上下来,平躺在床上。 大伟跪在金凤的两腿之间,先在金凤的屄上亲了一阵儿, 然后才把自己的大鸡巴插进金凤的骚屄里。 在里面快速的抽插着。 金凤说: 「好孩子,趴干妈身上来, 压着干妈。 这样舒服。 」 大伟趴在金凤的身上,屁股耸动着,再用力的肏干。 金凤呻吟着说: 「啊,好孩子,嗯,好, 肏得好舒服大鸡巴真硬,真大,啊,啊,是不是又吃药了。 」 大伟笑着说: 「干妈你来了,我知道你的骚劲大, 所以今天多吃一粒呢保证把你肏得舒舒服服的。 」 金凤此时已经非常的放浪了,她掰大她的双腿, 一边让大伟的鸡巴捣着湿淋淋的浪屄 一边说: 「好孩子, 没白疼你快使劲,把我的屄芯子给我捣碎。 」 大伟喘着粗气,大汗淋漓在勐干。 翠红看得下面早就像发了洪水一样了。 而志涛的手也已经在抠她的小屄儿。 翠红也在呻吟着,但她尽力的压抑着。 金凤这时对志涛说: 「涛啊,你也别按了, 快用你的鸡巴给你的红姨好好的解解痒。 」 翠红说: 「嗯,嗯,不行的,人家不能的。 」 金凤说: 「得了吧,我就不信你的屄没有湿, 是不是早就痒得不行了。 」 志涛说: 「红姨的下面早就湿了。 」 翠红的脸红红的,无力挣扎被志涛的鸡巴插了进去, 当志涛的鸡巴插进去时舒服得翠红大声的呻吟着。 金凤说: 「怎么样,被肏得是不是爽啊」 翠红不答, 用手捂着脸和志涛配合着。 金凤看翠红被志涛肏得越来越浪,虽然尽量想不出声, 但是鼻子仍然发出「嗯嗯,唔,嗯。 」 的声音。 金凤对翠红说: 「我的姐妹啊,就别装了, 鸡巴都插里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把志涛压在下面也肏肏男人, 等没劲了再让她肏你。 」 翠红真的把志涛压在下面,像刚才金凤那样骑着志涛上下颠着。 志涛伸手把她搂着,让她趴在自己的身上。 金凤拍拍大伟, 又指指翠红轻声说: 「你也去, 象上次咱们干得那样前后夹攻她。 」 大伟起身,拿起一瓶润滑液,挤出一些先在自己的鸡巴涂抹好, 然后又挤出一些放在手上。 只见大伟走到翠红的身边,把手上润滑液抹进翠红的屁股沟里, 再用手指往肛门里送翠红这时已经被这种淫亵的场面弄得异常的疯狂。 当大伟的手指在抠她的屁股眼儿的时候,翠红感觉非常的舒服。 很快大伟的准备工作做完了。 大伟上了床,蹲在翠红的屁股那儿,把鸡巴对着翠红的肛门直插进去。 翠红虽然没有肛交过,但第一次被插屁眼儿居然就非常的舒畅。 大伟和志涛两个人把翠红夹在中间,一上一下两根鸡巴插着翠红沟子里面的两个眼儿, 翠红被夹在中间上下的顶动着 大声的浪叫着: 「啊, 好孩子啊,啊,太爽了,肏死了,屄肏裂了。 」 金凤也下了床, 站在旁边看说: 「翠红, 怎么样 被两根鸡巴同时肏的滋味是不是很美呀」 翠红说: 「啊, 啊啊美死了,啊,啊,啊。 」 金凤拍拍大伟和志涛说: 「你们两个小子, 一定要卖卖力气把我的姐妹给肏得像我上次那样。 」 大伟说: 「干妈你放心好了,保证今天伺候得你俩都得像上次那样, 干妈 被肏得尿出来是不是很爽」 金凤说: 「对, 快把她的尿肏出来。 」 志涛和大伟上下一齐加力,果然翠红受不了了, 大声的叫着: 「啊啊,啊,不行了,我来了, 我要上天了。 」 翠红的尿真的被肏出来了。 解决了翠红, 大伟和志涛一起上前抱起金凤说: 「干妈, 该你了 是不是屄早就痒得受不了」 金凤一手抓一根鸡巴说: 「嗯, 真不错干得好, 来一起都插进干妈这里来」 大伟说: 「干妈是要插两个洞还是都插一个洞里呀」 金凤说: 「都插在干妈的屄里。 你们俩也快射了,都射在干妈的屄里,好好的滋润一下干妈。 」 翠红这时已经缓过气来了,强烈的快感还馀意未消, 她坐起来看金凤挨肏.只见大伟仰面躺在床上金凤仰面躺在大伟的身上, 大伟的鸡巴从下面插进金凤的大骚屄里。 志涛也上了,志涛握着鸡巴对准金凤的正在被大伟的鸡巴插着的大骚屄用力的也顶了进去。 翠红看得有些发呆, 一个屄里同时进了两根鸡巴!金凤被两根鸡巴肏干很快就浪叫起来: 「啊, 啊啊,肏裂了,你们两个小犊子,啊,把干妈的屄给肏裂了, 啊啊爽死了,啊啊,肏死了。 」 满屋子都是他们三个的肏屄声和金凤的浪叫声, 还有的就是两个小男人的喘息声了。 随着金凤的一声大叫,两个小男人也交了货。 翠红看着金凤被肏得还张着的屄在向外流淌着白色的液体。 心满意足之后翠红和金凤才离开了。 在回去的道上翠红还在回味着,回味着。

上一篇:我和嫂嫂。 下一篇:背着老婆和小姨子搞。